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退一步天高地阔 知足者人心常乐

欢迎各位博友加我微信,微信号:15762287336

 
 
 

日志

 
 

堕落女性嘉莉与郭海藻之心理分析  

2010-11-20 16:43:25|  分类: 【文学教育】林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魏婷婷 中国矿业大学外文学院 江苏 徐州 221006
摘要:《嘉莉妹妹》中的嘉丽生活在20 世纪资本主义高速发展的美国。

《蜗居》中的郭海藻则生活在21 世纪社会主义蒸蒸日上的中国。

这两个堕落女性不仅处在相似的社会背景之下,而且走上堕落之路的时候均经历了挣扎与妥协的心理过程。

本文旨在通过对两者三个方面心理的对比分析来揭示这一过程即:无期奋斗与暂时安逸之间的抉择;道德沦丧与良心安宁之间的挣扎;欲望的克制与膨胀。

从而指导当代中国女性树立正确的自我意识,寻求独立自主的成功之路。

关键词: 堕落女性 挣扎 妥协 心理分析

专业方向为英语语言文学,主要从事英美小说与英国文学批评理论的研究。


青年文学家杂志 挣扎与妥协:堕落女性嘉莉与郭海藻之心理分析


引言《嘉莉妹妹》是20 世纪美国杰出的现代小说家西奥多?德莱塞最具代表性同时也遭到众多批判的一部作品。

这部作品开创性地对“商品社会里人性的异化” [1] 这一主题进行了描写。

故事讲述了原本单纯的农村少女嘉莉来到光怪陆离的大都市芝加哥后,由于不堪生活的重负,禁不住种种诱惑,逐渐沦落为两个男人的情妇。

后来又无情地抛弃了自己曾经依靠的男人,努力成为了百老汇的明星。

虽然获得了成功,但她并没有因此感到幸福与快乐。

郭海藻是中国当代文学《蜗居》中的女主人公。

这是一部真实反映现代都市情感生活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小说。

《蜗居》讲述了名牌大学毕业生郭海藻和姐姐为追求更广阔的生活空间,毅然留在了上海打拼。

姐姐奋斗了多年仍然买不起住房。

郭海藻起初为了帮姐姐分担债务向市长的秘书宋思明借了钱,后来在宋思明的引诱下,渐渐堕落为宋的情妇。

当她开始安心地享受宋思明带给她的安逸奢华的“幸福”生活的时候,宋思明因涉嫌贪污,在被追捕的过程中车祸身亡,郭海藻也在与宋思明妻子的争执中流产而失去了子宫。

这两部小说讲述了在物欲纵横的大都市,女性作为弱势群体因抵挡不住诱惑或为寻求依靠,放弃了自身的努力而走上堕落之路的故事。

迫于生存压力而走上堕落之路的两位女性有着相似的心理过程即从开始的矛盾挣扎转变为最后的妥协放任。

这一心理过程的发展变化可以通过对其三个方面的心理分析得到例证。

一、两位堕落女性所处的社会背景值得注意的是,两位女性走上堕落之路既出于内因也离不开社会现实这一外因的影响。

十九世纪末,美国的资本主义空前发展,资本家们聚敛了大量财富。

为谋求生路,众多无产阶级从农村涌向城市,聚居在各大城市的贫民窟里。

社会贫富差距严重,道德腐化,物质享乐主义盛行。

德莱塞在作品中也做了铺垫:“在这样的大都市,对于一个徒有美貌,没有金钱背景而又入世不深的女孩子来说,只有两条路可选:‘也许她会遇到好人相助,变得更好;也许她会很快接受大都市的道德标准而变坏了。

’”[2]比较可知:“当今中国的发展正在走过十九世纪末欧美国家所经历的道路。

经济飞速发展,一部分人已经先富了起来,人们对物质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到处充满着机会和诱惑。

”[3] 不可否认当今中国社会的贫富差距也正在扩大,“富二代”、“房奴”、“蚁族”等现象已成为社会热点话题。

在这样的社会里,地位机会的不均等给白手起家艰难奋斗的人们带来了相当大的阻力。

二、堕落女性的心理剖析1. 无期奋斗与暂时安逸之间的抉择嘉莉与郭海藻虽然都选择了依靠男人的堕落之路,但她们的选择是在一定的社会压力下做出的。

她们也曾经试图通过自己的努力来维持生计,可是严酷的现实使她们在大都市处处碰壁,无法立足。

为寻求出路,她们在继续遥遥无期的奋斗与获得唾手可得的安逸之间进行了艰难的心理抉择。

嘉莉初来芝加哥的时候在鞋厂找了一份工作,她在暗无天日的车间里像机器一样从早忙到晚也只获得四块半的周薪。

除了勉强果腹,她连过冬的衣服都无力购买,最后还是因病失去了生活来源。

心里充满孤独与绝望的她不甘心放弃可又无计可施。

彷徨失措的最后选择了依靠能让她丰衣足食的男人。

郭海藻是个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怀揣着自己的梦想在大城市奋斗。

起初她节衣缩食,信心满满地为未来努力。

可当她看到姐姐为了买一套房子而负债累累,爱情在现实中失色,她逐渐感到了金钱权利的重量。

在这个孤立无援什么都要靠自己去争取的大都市里,宋思明对海藻的一切帮助都那么地具有诱惑力,带给她安全感。

在奋斗与安逸之间她抵挡不住诱惑而选择了后者。

这两个女主人公在逆境中都曾有过孤独无助与绝望的心理体验,在现成的物质财富面前,她们最终放弃了自己的奋斗。

纵使社会环境给人的生存造成了压力,女性是弱势群体,人的本性是好逸恶劳,但这些都不应该青年文学家20成为女性堕落的借口。

社会中有竞争也有机遇。

成功总是青睐生活的强者,当代女性应该做生活的强者,依靠自身的努力营造幸福生活。

2. 道德沦丧与良心安宁之间的挣扎19 世纪末美国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认为理想的女性应该是“虔诚、纯洁、顺从、持家有术和深居简出” [4],并把这样的女性称为“家庭天使”。

嘉莉原是一个单纯的农村姑娘,受到传统道德的熏陶,她深知女性应该安分首己,有着非常严肃的贞操观。

郭海藻出身于书香门第,从小受到的是中国的传统教育,深知背叛爱情,破坏别人家庭的行为是社会道德所不容许的。

由于自身道德良知上的约束,她们在走上堕落之路的时候经历了良心上的不安与挣扎。

嘉莉沦为德鲁埃的情妇的时候,她为自己的身份感到不安。

她曾多次要求德鲁埃和她结婚,可是发现德鲁埃一直在敷衍自己时,她感到了自身所处的危机。

她想摆脱情妇的头衔,可又离开了德鲁埃的庇护。

为了寻求良心上的平静,她想过独立的方法,也试图为自己找一份工作。

当有机会演戏的时候,她竭尽全力,因为她把演戏当作了自我拯救的机会。

他和酒店经理赫斯特渥徳私通是希望赫斯特渥徳可以娶她,可以让自己拥有名正言顺的身份。

当德鲁埃告诉她赫斯特渥徳有家庭的时候,她再次陷入绝望之中。

道德的约束困扰着她,而她却找不到弥补良心不安的机会。

郭海藻最初面对宋思明的小恩小惠时,她采取了回避的态度,她的道德告诫她不应该接受无故的馈赠。

当同事怀疑她和宋思明的关系暧昧时,她极力否认,甚至考虑用辞职来为自己澄清一切。

后来当她沦为宋思明的情妇时,她心事重重,夜不能寐,对自己的做法感到愧疚痛苦并努力想要回到从前的生活。

“她觉得自己有爱德华大夫的双重人格,是两个男人之间游走的荡妇。

” [5]可是最终在道德的沦丧和良心的平静的挣扎中,她逐渐习惯了违背道德的生存方式。

嘉莉和郭海藻在堕落之初都曾遭受过道德与良心的谴责,也试图通过忏悔,弥补等方式来寻求良心上平静。

但最终还是违背了自己的道德良知,背上了沉重的良心债。

在当今的社会,伦理道德得到高度弘扬,女性的地位不断提升,女性更应该坚持自身的道德原则做到自尊自重自强。

3. 欲望的克制与膨胀在繁华的大都市里,物质享受随处可见,只是物质享受并不属于所有人,对嘉莉与郭海藻这样的普通个体来说则是无法企及的。

这时她们就陷入了欲望的释放与压抑的彷徨之中,而一旦她们的一种欲望得到了满足,其他沉睡的欲望就接二连三地被唤醒了。

嘉莉前往大都市芝加哥时,还在火车上的她就被窗外的花花世界所吸引。

她初遇德鲁埃的时候就对他时尚的衣着心生羡慕。

和德鲁埃同居后,她也拥有了各种时装,第一重欲望得到了满足。

可是随着她频繁地参加各种社交活动,开了眼界的嘉莉感觉到了自己的庸俗。

因而她又有了新的目标与更高的品味。

在与赫斯特渥德交往后,她开始厌恶德鲁埃的俗气,和更有钱有地位的人交往是她新的追求。

到达纽约后,嘉莉结识了既有美丽外表又有涵养的海尔太太,以及她的表弟艾姆斯,嘉莉的视界更加宽广了。

艾姆斯所持有的不一定要有钱才幸福的价值观触动并冲击了嘉莉的思想,使她开始渴求知识与思想深度。

以至后来,嘉莉终于跻身于百老汇著名喜剧演员的行列,按说她可以满足了,可是她仍然感到空虚。

正如小说结尾描写的那样:“嘉莉仍然坐在摇椅上,坐在那张摇椅中,做着窗边的美梦,你将永远孤独且在渴望之中。

你将永远梦想你可能永生不得感受的幸福” [2]。

她无限膨胀的欲望永远得不到彻底的满足。

郭海藻最初是个很单纯的女孩,从不追逐名牌时尚,对物质也没有过分地渴求。

虽然她一直压制着自己的欲望,可是欲望一直都翻滚在她的潜意识里。

她第一次坐宋思明的陆虎牌山地车,宋思明告诉她这辆看似普通的车却相当于三辆以上奥迪的价钱的时候,她变得若有所思。

当她怯生生地向宋思明借钱,宋思明从容地答应的时候;当宋思明轻松地为她姐姐搞到一套暂住的房子的时候;当宋思明带她去吃那些名字朴实却是鲍鱼燕窝的晚宴,出入各种高档的会所,为她买房买车的时候,她渐渐迷失了自己。

她爱上了:“宋思明那个光环照耀下的一种对所欲所求无不点头的畅快。

” [5] 欲望慢慢将其拖离了原来生活的轨道,驱使着她一步步走向了欲望的深渊。

欲望与生俱来,但是君子爱财要取之有道,有太多的人在追逐自己的梦想,填补自己的欲望,可是实现的方式只能有一个:那就是依靠自己的努力。

当代的女性早已获得了独立自主的权利,也有足够的实力为自己创造物质财富。

女性应该通过不断完善自己来满足自己的人生欲求。

同时也应该节制自己的欲望,毕竟知足者常乐,否则无限膨胀的欲望只会让人丧失自我。

结论从堕落女性嘉莉与郭海藻的人生际遇中读者可以感受到她们所经历的心理变化。

她们从最初独立自主地奋斗到依靠男人获得安逸,她们在道德沦丧与良心的平静之间挣扎,她们在欲望的压抑与欲望的释放之间徘徊。

在地狱般与天堂般的生活面前,她们动摇了,妥协了,屈服了后者,而孰不知她们正在走向现实的地狱。

中国当代女性应该勇敢地担当生活的强者,通过自己的努力满足自己的欲求而获得永久的安逸,违背道德与良心而获得的享受会让人误入歧途。

当代女性应该以此为诫,在当前社会现状下走出自己的成功之路。

参考文献:[1] 洛勃特? 舒尔曼. 德莱塞与美国资本主义动力学[M]. 纽约,1991:25.[2] 德莱塞? 西奥多. 嘉莉妹妹[M]. 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6.[3] 熊立久,姚静,韩国华. 小说《嘉莉妹妹》引发的思考[J]. 河北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学报,104.[4] 鲍晓兰. 西方女性主义研究评介[M]. 北京:三联书店,1995:156.[5] 六六. 蜗居[M]. 武昌: 长江文艺出版社,2008.__

本文来源于青年文学家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